斜屋犯罪.jpg

(此文後半有微雷,請讀者小心服用)

 

 

 

島田莊司的作品一直是台灣本格推理迷的最愛,大家都對他書中迷幻絢麗的謎團和詭譎奇異的情節給深深吸引,無法自拔。他的處女作《占星術殺人魔法》更是本格推理迷津津樂道的傳奇之作。島田莊司藉由《占星術殺人魔法》展露他無人能出其右的詭計才華,彷彿是向世人宣告日本的推理界即將出現一位能引領潮流的大師級人物。

 

果不其然,繼驚世之作《占星術殺人魔法》之後,島田莊司更推出了《斜屋犯罪》,這部具開創性概念的偉大傑作。《斜屋犯罪》開啟了以特殊建築物為推理小說主題的風潮,像是眾推理迷所熟知、在日後掀起新本格浪潮的「館系列」,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當然,如果以寫實的角度來看,《斜屋犯罪》的詭計是相當怪誕誇張,但是不得不承認《斜屋犯罪》的詭計具獨特性和想像力,看到最後,我相信大家對於島田莊司的詭計設想能力大為讚嘆。

 

不過我個人認為:島田大師早期的作品也犯了新手本格推理作家的毛病(對大師提出批評實在是相當誠惶誠恐啊OTZ),想把書中的謎團塞得飽滿扎實,但是一不小心就弄巧成拙。

 

像是書中那個無足跡殺人的謎團實在有點畫蛇添足,畢竟第一件命案已經是密室殺人了,實在沒必要在密室之外再安排一個無足跡的場景。

 

如果安排得宜,自然有加分的效果,偏偏那個無足跡的詭計卻又不大合理,倘若照書中兇手的作法就可以掩蓋掉雪地上的足跡(我覺得應該不大可能吧,應該還是會留下刻意掩蓋的痕跡),那兇手其實也可以捧著一堆雪,邊倒著走邊散落一些雪在足跡上,不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沒必要搞得那麼麻煩吧?

 

除去那個無足跡的詭計,就本格推理的標準,《斜屋犯罪》整體的設計算是十分傑出,除了詭計有創意之外,偵探破案的方式也相當別出心裁,並非用傳統方式解說完案情嚇得兇手自己認罪那樣老掉牙的方式收尾,從這點可以看得出島田大師很認真地在設計小說的結局。

 

更值得一提的是,我在《斜屋犯罪》當中看到「詭計本土化」的設計(當然,這裡說的本土化是指日本的本土化),御手洗潔在書中曾說出「看到天狗的鼻子,不知道要拿來掛東西的人,大概只有日本人了吧?」這句話真是道出「詭計本土化」的奧義啊!

 

其實所謂的本土化,不應該只侷限在地域性,我認為就算是把場景放在國外,一樣也有將謎團詭計本土化的可能性,如果場景發生在國外,或許作者可以試著用「文化差異」來設計推理小說的謎團,就好比日本人與外國人看待天狗鼻子方式的差異。這也是我在《斜屋犯罪》的閱讀過程當中得到的最大收穫。

 

 

創作者介紹

相信台灣,堅持本格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