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犯X的獻身.jpg

 

 

 

總是透過窗戶凝視著隔壁女子的孤獨數學天才,和女兒相依為命於都會一隅的寂寞女子,兩道孤寂的靈魂,因為一場偶發的犯罪交會,他決定獻出一切,只為帶給她永恆的幸福;面對著這般義無反顧的犧牲,她又該如何做出人生最困難的抉擇?這段賭上生命的愛情之路盡頭,將會有著什麼等待著兩人?

 

究竟愛一個人,可以愛到什麼地步?究竟什麼樣的邂逅,可以捨命不悔?邏輯的盡頭,不是理性與秩序的理想國,而是我用生命奉獻的愛情。

 

「這是我所能想到最純粹的愛情,最好的詭計。」東野圭吾自信之作,創作生涯偉大的頂點。

 

(以上文字摘自博客來網路書店)

 

東野圭吾《嫌疑犯X的獻身》堪稱近年來本格推理小說的奇蹟,不僅是唯一同時奪下日本三大推理排行榜榜首的作品,還同時拿下當年度的【直木賞】和【本格推理小說大賞】。如此的成就前無古人,後也難有來者。

 

我記得《嫌疑犯X的獻身》在台出版的期間,正值我在寫作《矮靈祭殺人事件》的期間,那時由於把心力放在創作上頭,因此實在是沒什麼心思去閱讀他人的作品。但是書腰上「五冠王」的廣告詞實在是打動了我,所以我沒有遲疑地把《嫌疑犯X的獻身》買回家,並抽空把它讀完。果不其然,這本書無庸置疑是部本格推理小說,而且是部「難得將詭計與劇情巧妙結合」的本格推理傑作。

 

不過仔細想想,這樣的結果倒也在意料之中,跳脫傳統本格推理形式已久的東野圭吾,如果再回鍋寫《放學後》、《畢業前殺人遊戲》、《雪地殺機》那類標準本格推理作品,反倒會讓我們這些讀者無所適從吧?

 

所以,我想東野圭吾倘若真的重操舊業,要寫一本帶有「具體」詭計的標準本格推理作品,那勢必會想盡辦法讓書中詭計與劇情緊密結合,也因此造就出《嫌疑犯X的獻身》這樣的傑作出來。

 

我看東野圭吾作品所得到的最大收穫,就是了解到:即便使用簡單平實的字句,一樣也能讓讀者感受到文字底下蘊含的魅力與力量。

 

也就是有了這樣的體認,我往後在寫作的過程當中,首要任務就是想說要怎麼樣把腦中的想法順暢無阻礙地表達出來,讓讀者清楚無誤地了解作品裡頭想要傳達的意念。至於用字遣詞是否華麗優美,就顯得沒那麼重要了。

 

除了寫作上的收穫之外,東野圭吾對於寫作的執著令我十分敬佩,而叫好又叫座的表現更是讓許多作家相當欽羨(不過根據林依俐小姐書前的導讀,東野的作品暢銷是近幾年才有的事),甚至我認為完美推理小說的形式之一(我要特別強調是其中之一),就是像東野圭吾的作品那樣,不刻意強調解謎,捨棄掉推理小說為人所詬病的遊戲性質,進而描寫到人類細微的心理狀態(就好比武俠小說裡的用劍高手,最高境界就是無劍勝有劍)。我相信有志成為偉大推理作家的創作者,都應該把東野圭吾的作品好好看過一遍。

 

不過對於東野圭吾作品的想法,除了敬佩欽羨的情緒之外,也參雜著些微的缺憾,這些微的缺憾恰好也就是我剛剛才提到的優點,那就是東野流的作品不刻意強調詭計謎團。

 

我知道這樣的說法很弔詭,我既說「不刻意強調詭計謎團」是東野流作品的優點,但稍後卻又說這是他作品帶給我的缺憾,難道我是在故意找碴嗎?當然不是。

 

我曾經聽過「東野圭吾的「作品不算很本格」這樣的說法,但是我從未聽過有人明確地說「東野圭吾不是本格推理作家」(最多就是說他也寫其他類型的小說)。

 

我想很大的一個原因,在於東野圭吾不會使用超脫現實太多的詭計與場景,放在小說當中。而他後期的作品又很多都是描寫人性的層面,對於具體的詭計越來越不重視,才會導致他後期的作品總是會被一些讀者質疑「這算本格推理嗎?」

 

雖然東野圭吾本人並不介意自己是不是寫「本格推理」,但是對於一個能在日本社會派當道的八零年代,以「本格類型」的《放學後》勇奪日本極具指標性的推理小說獎【江戶川亂步賞】的推理作家,難道本格推理迷們會不想看到東野圭吾再度展露解謎方面的才華?就好比就算大家知道仙道是個能夠傳球組織的全能球員,但是內心其實還是很想看他發揮進攻才能搶分啊!

 

即便我認為《嫌疑犯X的獻身》儘管成就非凡,實際上卻仍不及東野圭吾其他專注描寫人性的推理小說,像是《惡意》之類的作品,但是我還是很期待,以本格推理出道的東野圭吾,在《嫌疑犯X的獻身》之後,究竟還能將本格推理帶往什麼樣的境界?

 

 

創作者介紹

相信台灣,堅持本格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