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開始的三方會面:編輯長、漫畫家和我三人的對談,似乎就出現溝通不良的情況。一開始在提案設定人物階段的時候,我使用了我筆下莊孝維組長的系列作品來做改編(請見〈三重密室殺人事件〉和〈遺失的血色拼圖〉),由於是漫畫,所以我打算走輕鬆詼諧搞笑的路線。

 

 

在與編輯長與漫畫家討論的過程中,由於編輯長曾舉《烏龍派出所》的兩津勘吉當例子,要我把莊孝維組長的形象稍作修正(呃,順道一提,應編輯長要求,我把小說中的人物一一改名),不能讓他這麼討人厭,少年漫畫的主角照理來說,需要有相當的認同感,也就是說,漫畫的主角通常不會是壞人角色,就像兩津那樣,即便缺點一堆,但是大家還是很喜歡他。

 

也就是編輯長的舉例,我就很自然而然地朝《烏龍派出所》去想,結果後來由於第一案被編輯長退回來,並且在做溝通之後,我才知道我和漫畫家以及編輯長的認知有落差,他們皆希望我能加強推理方面的氣氛。

 

灌籃被蓋.jpg

 

編輯長當時是這麼講的:輕鬆可以接受,不過推理還是重點,如果走烏龍派出所的風格,就不會歸到推理,會變成幽默漫畫,那會浪費兩位的組合

 

當然,我身為推理作家(呃……就讓我暫且使用推理作家這個稱號吧),怎麼會不想以本格推理為主?其實我一開始是這樣考量的,如果把這套漫畫的調性,定位成解謎味較輕的輕推理,對我來說會比較好編。(其實莊孝維系列本來就是定調為輕推理)

 

此外,由於月刊形式的緣故,導致我不能使用長篇推理的佈局,單一事件最好能在三回之內做完結,所以既然過短的篇幅限制了我設計謎團的能力,那我倒不如把重心放在搞笑上頭──我當時是這麼想的。

 

不過既然編輯長把這份稿件打回票,所以我自然得加強推理漫畫裡的解謎元素。然而,我沒料到的是,漫畫編劇的試煉到現在才真正開始。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相信台灣,堅持本格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