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出時間〕94-05-04

〔嫌犯名字〕推理小說家幡隨院大(笑福亭鶴瓶飾演)

〔開頭語錄〕當你使用傳真機送信給人家,請不要用文字處理機來打信了!因為傳真機會留下原稿,只要你不毀掉它,那一張的原稿卻可以使用好幾次。有個不用文字處理機的其他好理由……

 

 

推理作家幡隨院大在殺死妻子之後,利用傳真機的功能在每個時段依序傳送訊息,將整件案子設計成綁架案,並且讓警方依據傳真紙上的指示去行動,自己更親自上陣交付贖款……

 

堪稱第一部最精采的一集,不論是開頭或是結尾、謎團的設計和節奏的推演都近乎無懈可擊。

 

先說這件案子的開頭,我怎麼看都覺得這集才有第一集的感覺,推理作家幡隨院大在處理好妻子的屍體並且設定好傳真機傳送勒索信的時間之後,就回到自己平常工作的飯店,那時已經有大批警力在那邊等候。

 

當幡隨院大進到房間的時候,所有的人都面向他,唯獨當中有一人坐在椅子上背對著他,手中還拿著一本書在閱讀(幡隨院大也對此人感到好奇)──這個正在讀著書的人就是受邀來參與此件綁架案的「警部補」古佃任三郎(「警部補」是日本警察的職稱)。

 

接著,飯店的傳真機收到「歹徒」傳送來的訊息,開始啟動,最後發出表示「傳送完畢」的聲響,古佃任三郎也在這時闔上書本,畫面照到他的下巴──到這裡,觀眾都還未看到古佃任三郎的真面目,一直要到偵辦這件綁架案的長官向古佃任三郎提問,他才動作優雅地轉過頭──這簡直就是主角豋場才會有的氣勢與場面嘛!

 

不過這僅是我個人的想法,就播出時間來說,這集是第四集(不過第一集當中也有提到這件綁架案)。除了利用傳真機製造不在場證明的詭計十分夠水準,劇情進展的節奏也近乎完美,台詞更可看見編劇三谷幸喜匠心獨具的巧思,就拿下面這段對話來說:

 

長官:你認為如何?

古佃:什麼如何?(此時正在看著飯店的菜單)

長官:犯人的動向……我呢,認為犯人就在附近……該說大膽呢,還是什麼呢……

古佃(喝完茶之後,目光依舊注視著菜單):我覺得比那個更重要的是,既然幡隨院先生有行動電話,為什麼還要用公共電話?(這個問題讓長官陷入一陣沉思)……今泉!(叫喚背後的部屬今泉)

今泉:是(湊上前接受古佃的吩咐)

古佃:明太子風味的義大利麵(指著菜單)。

今泉:好(接著走向電話)

長官(結束沉思):你這是什麼意思?

古佃:因為我剛剛吃了甜的冰淇淋,所以現在想換吃點鹹的東西。

長官:我不是問你這個,我是問你懷疑的是……

 

這段對話真是讓我笑到不行,因為它把推理和笑點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我覺得編劇三谷幸喜最厲害的地方,不僅僅是推理的部份處理得很好,就連幽默搞笑的部份也安排得恰到好處,也難怪乎三谷幸喜會有「喜劇大師」的稱號。

 

這集的結尾也相當精采,最後的安排更襯托出偵探的優雅與帥氣(很難相信田村正和演這齣推理劇的時候竟然已經五十一歲了?@_@?說他只有三十一歲我也相信啊)。此集我有看過小說版,小說版的破案方法不同於電視版的破案方法,換句話說,這件案子有兩種破案方法,兩種都極具巧思,不過電視版的解決方法比較具動感與喜感,這也是三谷幸喜頗令人折服的一點(是說,小說版也是三谷幸喜自己操刀撰寫的嗎?倘若是,那就真的太厲害了!)。

 

不過這集雖然精采絕倫,卻也不是完全沒有缺點,第一,用傳真機傳送訊息不會暴露傳送的地點嗎?電話都可以追蹤了,同樣也是利用電話系統的傳真機卻沒辦法追蹤?(難不成在手機尚未普及的那個年代,追蹤電話來源需要比較長的通話時間,而傳真機傳送訊息的時間通常不會太久,所以追蹤不到?)第二,古佃從傳真機與幡隨院大的反應,得知他就是犯人,但是照一般的情形來說,綁架案不同於殺人案,很少會有單獨犯案的情形,通常會有共犯(用來看管人質),那麼古佃又怎能如此斷定幡隨院大是用傳真機的功能來寄送訊息,同時製造不在場證明?比較合理的猜想應該是懷疑有另外一名共犯負責用傳真機傳送訊息的吧?

 

以上這兩個疑問算是瑕不掩瑜啦,畢竟並未造成邏輯上的謬誤,更何況,套句古佃在第三部某一集所說的話「我每集只有四十五分鐘的時間,所以沒辦法把每件事都講得很清楚」XD,所以我想也無須太過苛求啦!

 

〔破案語錄〕果然幡隨院先生因為與女人的關係,被老婆發現以後似乎發生蠻大的爭執,這也就是……利用傳真機的手法,所做的誇大綁架。這也真像推理作家的作法,自編自導的犯罪案件,可是……他……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全部的指示,就在今晚所傳真過來的這張紙裡,等一下,就揭開謎底!以上,我是古佃任三郎!

 

註:開頭語錄&破案語錄引用自PTT網友Keira和AI3767的文章

 

 

創作者介紹

相信台灣,堅持本格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