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凶鳥忌諱之物.JPG

 

 

第一次參加試讀活動,感覺有點新鮮,其實先前早就聽聞各出版社舉辦的試讀活動,雖然很有興趣參加,但是卻礙於自己的閱讀速度而遲遲沒有報名行動。這回難得碰到這個機會,而試讀的作家恰好又是近來推理迷討論熱烈、但我卻尚未接觸的三津田信三,所以就不顧自己身陷趕稿地獄,很爽快地答應試讀(雖然到最後還是遲交試讀心得OTZ)。

 

言歸正傳,《如凶鳥忌諱之物》是以鄉野怪談為主的一部本格推理小說(題外話,我最近讀的一本新作恰好與《如凶鳥忌諱之物》的鄉野怪談相反,是以新興的都會傳說為題材,一時之間,還覺得挺巧的),也是我第一部接觸三津田信三的作品,不過看到眾多推理迷的討論,不難發現三津田信三專攻鄉野怪談這塊領域。

 

一開始我還覺得有點好奇,鄉野怪談這類題材,不早在日本本格推理初萌芽時期,被橫溝正史為首的那些作家寫完,令後世的創作者無以為繼?近代的日本推理作家居然還能夠利用這類題材發揮?

 

當然,這是我個人粗淺的認知,但是看到三津田信三以這類題材為主題,寫出帶有自己個人特色的作品,還是免不了相當驚訝,原來日本的鄉野怪談竟豐富到現代的日本推理作家可以還能從中擷取題材靈感。

 

我認為從當地的民俗鄉野怪談取材也是塊台灣推理創作者可以努力耕耘發展的領域,畢竟台灣可供推理取材寫作的資源不像日本那樣被大量開發,還有相當多從未被書寫的題材可供開發(順道一提,筆者也身體力行自己的見解,曾以台灣原住民賽夏族的傳統祭典「矮靈祭」為題材,寫出《矮靈祭殺人事件》一書)。

 

我不敢斷言台灣的鄉野傳奇會比日本的鄉野怪談來得豐富有趣,但是相較於日本,台灣的讀者應該會對台灣的鄉野傳奇來得熟悉,倍感親切(我想就算是哈日族,哈的也是日本進步高水準的都會生活,而非民間的鄉野傳奇,更何況鄉野傳奇這種東西也不大容易有優劣之分吧)

 

這種感觸在閱讀《如凶鳥忌諱之物》的過程中變得更為強烈,由於對「鳥人儀式」的陌生,再加上前半部大量情報化的文字與專有名詞堆砌(我個人認為情報化的文字可以稍微分散一點,不要過度集中在同一章節),拖垮了我的閱讀速度(不過我得承認,很有可能是身陷趕稿地獄的狀態大大影響了我的閱讀注意力OTZ)。

 

好在窒礙難行的閱讀過程在進入謎團開展的時候逐漸消失,故事開始變得易讀且具吸引力,整體而言,《如凶鳥忌諱之物》還算得上是不錯的作品,不過卻很難讓我喜歡上這個作家。儘管如此,讀完此書,多少勾起我閱讀三津田信三其他作品的欲望,也期待他在名作《如無頭作祟之物》裡的傑出表現。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