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文摘.JPG

 

 

〔第二重對決〕小說

 

在被退稿之後,我因為個人因素暫離了漫畫編劇的行列,不過就如我所說的,很高興得到一部中長篇小說的構想(這次的電影劇本獎證明了當時所言並非場面話),也藉由這次的合作經驗成長了許多(那兩天在壓力與時間的逼迫下激發出的靈感與想法,意外讓我發現自己竟然有這樣的潛能啊)。

 

過沒多久,可米瑞智舉辦了百萬電影小說獎,由於規定字數範圍很廣,所以我決定用這個靈感試試看,我捨棄《雙重對決》當中發生一些小案子的長篇探案模式,直接以一連串的連續殺人案為主軸,試著寫出一部八萬字以內的中長篇小說。

 

就在苦思該如何插入相關線索的時候,桌上一本《讀者文摘》映入我的眼簾,那期讀者文摘的專題是在介紹台灣,其中包括令我印象相當深刻的澎湖雙心石滬(題外話,我覺得台灣的觀光業都可以嘗試著走「雙心石滬」這種與當地人文風情相結合的人工造景路線)。

 

可能是我已經習慣在小說中加入台灣相關的元素,所以我就想說乾脆利用「雙心石滬」與其他與澎湖相關的特產之類的東西,來當作命案的線索(寫到這裡,驚覺雙心石滬也有「雙重」的意象呢:D)。

 

結果在設計的過程中,意外發現這樣的安排效果相當不錯,雖然不及《布袋戲殺人事件》和《矮靈祭殺人事件》那樣深入取材,但是倘若有天能拍成電影,視覺化的效果(當地的風光美景)以及帶來的後續效應(比方說促進當地的觀光發展之類的效應)應該會比那兩本小說來得高。

 

不過我卻在這次小說寫作當中犯了一個頗嚴重的錯誤,原先漫畫的設定,大多是架空的場景,但轉換成小說之後,我加入一些現實的場景,比方說澎湖就是一例,可是其他地方卻還是保留架空的場景,這麼一來,整部小說就變成半架空半現實,這樣並非相當正確的作法(最好是全架空,或全現實)。

 

我當時會這麼想的原因,有部份是因為我想把這部作品定調為頗具市場性的輕小說(不過很諷刺的,我對輕小說沒什麼理解),但是我卻又未能掌握輕小說的特性,因此這次比賽結果再度衰敗遊龍雖敗猶榮。

 

〔第三重對決〕劇本

 

後來在一場意外後,我帶著行動不便的身體與鬱悶的心情看電影來解悶,在這段期間大量接受影像化的刺激,激發出我想寫推理電影劇本的念頭,在得知距離【年度徵選優良電影劇本】的投稿截止日期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遂將這個兩度失利的靈感拿出來再做修改。

 

此次除了把剩餘的架空場景現實化之外,還要將小說中一些場景轉換為視覺化的畫面(比方說:原先在自白書上的簽名被我改成以YOUTUBE影片的方式呈現,這段改寫讓我超滿意的),並且刪掉其中的一件命案(電影劇本比原本小說的情節少一件命案),還讓主角一開始就待在市刑大,而非之後才轉來(這麼做的緣故是要將推理電影的劇情長度壓在一百二十分鐘以內,會這麼考慮的原因請見此文)。

 

雖然自己還是認為這部劇本可以再修得更好,但是整體效果已經算是相當不錯,至少最後比賽結果令我相當滿意。更重要的是,自己能夠藉由不斷地修改而補足先前作品的缺漏,我認為這段「三重對決」的創作歷程,或許是我人生當中最寶貴的一個經驗,希望自己能夠謹記這段歷程,讓它成為我往後面對挫折時可以拿出來應對的重要能力。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