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屆MWT徵文獎作品集封面.jpg

 

 

第八屆徵文獎的收件工作是由我負責,當時我並沒有參與評審工作,雖然我有電子檔可以看,不過我個人想直接看實體書,由於那年年初不慎發生意外,身體受傷,導致行動不便,一直要到拖到今年四月多我才跟友人碰面拿到實體書,並將這五篇入圍作品看完。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意外發現後記當中誤把其中一位參賽者文善的國籍「CA」打成「CN」,後來趕緊在官網提出勘誤公告,在此也向文善致歉。

 

言歸正傳,來依序逐一簡短解析第八屆入圍作品:

 

〈畢業生大逃殺〉◎文善

 

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場景設定:為了贏得商業競試,主角及其組員需在四十八小時之內,根據銀行的命題來提出最佳企劃,而爾虞我詐的鬥爭與企圖就在這期間鬼祟地蔓延開來──這樣的設定,讓我想到了川普(Donald Trump)的實境節目「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同樣也是要在某個命題或模擬情境下,提出最佳的企劃、解答或銷售成績。

 

然而,不同的是,〈畢業生大逃殺〉裡頭的商業競試卻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陰謀與暗潮洶湧的鉤心鬥角,我認為這篇的題材是這整本書當中最有意思的一篇(或者說最吸引我的一篇)。

 

本篇最後的意外轉折十分到位,整體佈局相當符合短篇推理的寫作形式,沒有短篇篇幅硬擠長篇題材的窘境,堪稱典範,我認為這篇不管拿到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任一屆,都一定有問鼎首獎的機會,遺憾的是,這篇傑作在這屆遇到了更強勁的對手,雖然題材選擇最為新穎,但意外性卻輸給〈少女的祈禱〉,而佈局與規格則遜於〈索菲亞‧血色謎團〉,所以才會飲恨敗北,實在是令人惋惜。(由此可知道這屆徵文獎作品集的入圍作品水準有多高了,寫成這樣都還不能得獎)

 

此外,〈畢業生大逃殺〉的篇名取得極好,兩部廣為人知的電影片名組合在一塊,不但具有獨特性,又令讀者印象深刻,蠻符合我心中理想的篇名設計。

 

值得一提的是,我本來就給這篇相當高的評價,但在看過DC的這篇文章之後,才得知原來裡頭的議題都是香港的一些時事,對於這篇的評價又提高了一些。

 

〈刑〉◎東默農

 

令我眼睛為之一亮的冷硬派推理,文筆極佳(我認為是五篇作品中最佳的一篇),用字遣詞十分精準到位,把小說中人物的動作舉止乾淨俐落地表現出來,雖然我對「冷硬派推理」沒什麼認知喜愛,但是這篇作品不但以台灣為場景、主題又涉及台灣死刑存廢的社會議題(不過「死刑存廢」探討得並不深,以至於這篇無法歸類為社會派推理),讓我對這篇作品的好感增加不少。

 

總決審評審杜鵑窩人曾在評審會議當中提到:「冷硬派似乎只適合發生在美國,搬到台灣就有點怪怪的。」不過就我個人來說,這篇的氣氛寫得還不錯,只是「自由廣場槍擊」那一段,怎麼好像有一種「兇嫌如入無人之境」的荒唐,雖然這不算邏輯上的謬誤,卻給人一種奇怪的違和感,或許這就是杜鵑窩人所言的「不適合」吧?

 

至於另一位評審景翔老師所說的「落俗套」,我則是沒什麼感覺,其實這也很正常,因為我冷硬派看得根本就不多嘛(一隻手五根指頭就數得完吧XD),所謂的俗套或既定模式我完全沒有概念。

 

〈盡頭之濱〉◎何敬堯

 

這篇是爭議性最大的一篇,它在初審以分組最高分勝出,在複審也拿下高分,但到了最後決審卻被三位評審評為五篇入圍作當中最差的一篇,宛如NBA季賽成績最佳的第一種子在季後賽落難的慘劇,而一些讀者也給這篇評價不高。

 

這樣的情形相當耐人尋味啊,也引起了我的閱讀興趣,在看完之後,我的看法是這篇作品是這屆入圍的五篇作品當中我分數給最低的,但也沒有得那麼不堪,依舊有入圍的水準(畢竟在初複審能拿高分,也絕非什麼等閒之輩),這篇在推理佈局上沒有相當嚴謹的安排,卻是一篇文筆不錯的犯罪小說。

 

這篇的文筆跟上一篇〈刑〉的文筆風格截然不同,〈刑〉的文筆是平實簡潔,精準地勾勒出小說角色的每個動作,而〈盡頭之濱〉則是用詞華麗,字句當中安插許多名詞和形容詞,在描繪景物方面下了十足的功夫──依我個人的喜好,我比較偏好〈刑〉的行文,因為前者製造出流暢的閱讀感受,我認為這種筆法比較適合大眾文學。

 

(未完待續)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