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TAWARD9作品集封面1.jpg

 

 

〈玻小姐的第一次〉◎言雨

 

〈玻小姐的第一次〉仿效的對象真的是再明顯也不過了,即便沒有明講珍‧瑪波,但是我想只要對推理小說有深入了解的讀者,一定一眼就可以看出偵探的原型,然而,我卻沒在這篇仿作看出任何突破前人之處。

 

像這類仿作,依我之見,必須要寫出突破性的成績,才比較有存在的價值,否則我給的評價都不會太高。該這麼說吧,如果〈玻小姐的第一次〉並非仿作,我給它的評價就會稍微提高,但由於是仿作,我的標準也會稍微提高一些。所以總歸來說,我對〈玻小姐的第一次〉並不是很滿意。

 

此外,文中太多西式語法,比方說「房門被敲響了」,正常說來,中文語法會寫「有人敲門」或是「門外響起敲門聲」,「房門被敲響了」這樣的寫法分明是模擬英文的被動語態。

 

我不明白為什麼作者要採用這樣的寫法,就算是要塑造出異國的氛圍情境,用這類手法來完成並非挺高明的策略。

 

大家可以試想一下,我們在評斷一部外文小說在翻譯方面的優劣的時候,是將外文小說內文翻譯得像彆扭的西式語法評價較高?還是將外文小說內文翻成流暢的中文語法評價較高?──這個問題的答案很明顯是後者,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還要把中文寫得像英文?

 

如果要塑造出異國的氛圍情境,其實還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可以從異國的背景習俗文化著手,像是上屆的〈索菲亞‧血色謎團〉就是一個極佳的典範,行文十分流暢,沒有西式語法的彆扭,讀者並不會覺得這篇作品像是筆觸彆扭的翻譯小說,但是這樣的寫法也絲毫沒有減損此篇充滿異國氛圍的背景。

 

就算真要在語文上做設計,也可以採取單字的文字遊戲(比方說:Joker在《黑暗騎士》開頭講的「Whatever doesn’t kill you simply makes you stranger」,本來原句是stronger,但Joker玩了個文字遊戲,以音近的stranger取代stronger,以中文寫作的創作者,寫出這樣的句子之後再加個註解不是更有翻譯小說的味道),或是整個詞句的替換(比方說:以西方諺語「不要為打翻的牛奶哭泣」來取代中文成語「覆水難收」),而不是去改變語句的結構。

 

語句結構的改變會阻礙閱讀的流暢度,閱讀的流暢度一旦被阻礙,讀者就更不容易進入劇中的情境──這麼一來,作者辛苦塑造異國情境的努力豈不白忙一場?

 

除了閱讀流暢度不佳之外,以短篇推理的標準來看,這篇的豋場人物也顯得太多,這也是一個小說佈局設計方面的缺失。

 

雖然〈玻小姐的第一次〉在我看來有很多缺失,不過話說回來,這部作品卻得到了其他評審的青睞,以複審最高分數出線,我想一個創作者本來就不可能討好所有的人,就結果論而言(複審的結果),這個作者的寫作算得上是成功的。

 

〈北一女制服的秘密〉◎余峰

 

〈北一女制服的秘密〉是此屆徵文我心目中的首獎(也是最多人感興趣的一篇),謎題的部分稱不上太過複雜,解答起來也頗有層次,就解謎的層面來說,可謂中規中矩。

 

然而,如果光看解謎的部份,〈北一女制服的秘密〉很難獲得首獎,但它之所以能夠深得我的喜好,問題就在於解謎之外的部份,像是敘事者的自嘲,以及兩名宅男之間的相互嘴砲,是這篇最吸引我的地方(看到「英國研究」,我真的忍不住笑了出來)。通篇的行文風格十分幽默流暢,很有自己的特色(或者說鄉民的特色?),令人激賞。

 

特別是「宅男鄉民偵探」的設計,著實獨樹一幟,至少在台灣推理界算是很特別的存在(其實這屆也有一篇作品是宅男偵探,但走的是ACG人物的風格),〈北一女制服的秘密〉最終沒拿首獎,真的替作者感到可惜。

 

評審提到的那些瑕疵雖然有理,但卻都不是太過致命的缺失,要修正改善其實很容易,只要把犯人設計成「熱衷於遊戲的偏執狂」,那麼選擇使用麻煩的犯罪手法倒也不是不合常理的舉動。不管怎樣,期待「宅男鄉民偵探」的下一件探案。

 

(未完待續)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相關商品銷售網址】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105166316608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