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賽德克‧巴萊》殺青之前,我在網路上看到一些唱衰的論調,像是這類講求大場面的戰爭史詩巨片,別說好萊塢,就連對岸的中國電影都可以輕易拍出贏過《賽德克‧巴萊》的作品,畢竟對岸地廣人多,戰爭電影當中千軍萬馬、山川壯麗的磅礡氣勢是土地狹小的台灣難以望其項背的。

 

這樣的論調看似無誤,我也一度這麼認為,但是隨著《賽德克‧巴萊》陸續放出的預告片,以及對這段歷史的深入了解,讓我逐漸發現上述論調的謬誤與盲點。

 

首先,中國歷史上雖然有眾多耳熟能詳、規模遠勝「霧社事件」的大戰役,但是《賽德克‧巴萊》的背景卻有一個極大的優勢,那就是飛機槍砲可以製造出的聲光效果,這些科技產物是在中國歷史一些的著名戰役中所沒有的。

 

更進一步去探討,《賽德克‧巴萊》的那個背景年代,恰好是科技文明與原始野蠻的對立與衝突,這點在西方英雄史詩電影當中亦不多見,更遑論電影公司拋出的那個超震撼人心的論述:西方英雄是為求生存而戰,但莫那魯道領導的賽德克族卻是求死殉道。

 

還有魏德聖導演匠心獨具的巧思,巧妙地將日本人和賽德克族兩方的信仰象徵「太陽」與「彩虹」做連結(電影往往很講求象徵隱喻符號或意象,魏導在這個題材當中找出的「太陽」與「彩虹」這兩個意象很美很有意境),文案上標示「從前從前,在遙遠的台灣山地裡,有一支信仰彩虹的民族。有一天他們遇見了來自北方一個信仰太陽的民族,他們為了彼此的信仰而互相戰爭。可是他們卻忘了,原來他們信仰的是同一片天空……」,這樣的層次比起一些僅會操弄炒作廉價民族意識的電影明顯要來得高。

 

就拿近幾年很夯的「葉問」系列電影來說,站在中國的立場,激起人民內心那股潛藏許久的民族意識,來厭惡過往欺壓他們的外國列強,並非什麼罪大惡極的事,但即便是這類賣弄國仇家恨民族意識的電影,在結尾也免不了要來個「發人省思」的和諧收場,比方說:葉問在把英國拳王「龍捲風」打成豬頭後說的那段話「今天的勝負,我不是想證明中國武術比西洋拳更加優勝,我只是想說:人的地位雖有高低之分,但是人格不應該有貴賤之別,我很希望,從這一刻開始,我們大家可以學會懂得怎麼去互相尊重。」(如果我是龍捲風,應該會想說:幹!都把我打成這樣了才說這種話T_T)。相較之下,早已設定「化解仇恨」為核心主題的《賽德克‧巴萊》企及的境界更高一層。

 

以上幾點,讓我從「此片註定會賠」的悲觀念頭(成本七億多,票房得達十五億才能回本,換言之,就是得把《海角七號》的奇蹟複製三次),轉變成「此片很有可能會小賺」的樂觀想法(據說目前已經賣出英國和法國的海外版權)。《賽德克‧巴萊》能否再創票房奇蹟,同時拿下威尼斯影展的金獅獎,甚至在未來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成為叫好又叫座的台灣史詩巨片,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太陽旗+彩虹橋.jpg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