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林御潔與一名同事一起到交大,他們先向資工系辦公室詢問韓成棣這個學生的資料,然後撥打電話聯絡韓成棣。

 

 

韓成棣在電話的另一頭說他人剛上完課,現在人在自己外宿的地點。韓成棣還很合作地說出地址,兩名員警收到訊息後,連忙趕到他外宿的地點。

 

「你說什麼?妍姿失蹤了?」聽完員警說明情況之後,韓成棣露出震驚的神情。

 

林御潔仔細觀察韓成棣的表情,想要看穿他的思緒,可惜毫無斬獲。

 

「你知道她人在哪裡嗎?」員警又問。

 

「我不知道。前幾天……」韓成棣抬起雙眼沉吟了半晌,突然他擊掌說道:「……對了,我想起來了,就是上個禮拜六的下午兩點左右,我跟她在新竹車站前分手之後,就再也沒見過她。」

 

韓成棣的這段話令林御潔覺得相當不對勁,除了表情動作給人有點做作的感覺之外,這段話也啟人疑竇,畢竟他的同事剛剛只不過問了胡妍姿人在哪裡的問題,結果韓成棣不等他同事的下一個問題,就連珠砲似地說出時間,而且還是相當精確的時間,跟胡妍姿的室友喬玖蔚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時間相當接近,給人感覺像是韓成棣早就有了心理準備,早就預料到將會有員警來找他,所以才會先準備好一套說詞來應對。

 

「我聽她的室友說,胡妍姿那天跟你出去是要談分手的事,對嗎?」林御潔單刀直入地發問。

 

「是啊……」聽到林御潔的提問,韓成棣整張臉垮了下來,宛如一顆洩了氣的皮球,「……那天真的是我心情最糟的一天了,不但被女朋友拋棄,還遺失了一條剛買沒多久的金項鍊,真的是衰到爆!……我想那天我一輩子都忘不掉吧!」

 

韓成棣的抱怨讓林御潔幾乎快聽不下去,因為這些話聽起來彷彿是早就編寫好的劇本台詞。即便還不確定韓成棣跟胡妍姿失蹤案的關聯性有多大,但林御潔心中卻已有了答案。

 

「那你接下來呢?」林御潔鼓起勇氣追問,「跟胡妍姿道別之後,你去了哪裡?」

 

林御潔的這個問題讓韓成棣的表情從沮喪轉變為驚愕──辦案經驗豐富、偵訊過不少犯人的他立刻就察覺出韓成棣這段表情的轉變相當不自然,至此,他幾乎確定此人一定跟胡妍姿的失蹤脫不了關係。

 

「為什麼要問我接下來的行蹤?」韓成棣迷惑的眼神在兩位員警間來回游移,「我跟妍姿分手之後,我就立刻坐火車回我苗栗的老家,接下來的三天我都待在家裡沒有出門,所以我跟她的失蹤一點關係也沒有。」

 

眼見情勢演變成這樣,林御潔不顧同事的質疑目光,繼續追擊下去。

 

「韓同學,這只是例行公事的詢問而已,我們並沒有懷疑你,我們只是希望把相關案情給弄清楚,以便我們找尋失蹤人口。」林御潔本想省去這樣的說詞,但是他想說有些表面功夫還是要做一下,畢竟目前只有他認為此件案子並非單純的失蹤案。更何況,如果太過直接,說不定會讓韓成棣有警戒心。

 

韓成棣收起驚愕的神情,抿著嘴唇,露出沉思狀,不久,他說道:「那天我坐下午兩點多的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3109號的區間車……」韓成棣看見林御潔臉上的困惑表情,連忙解釋道:「……我之所以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我在區間車裡遺失了金項鍊,所以我向電車車長告知我的項鍊遺失,還問他我該怎麼辦?他本來要跟我一起找,不過我稍後將在苗栗站下車,所以他要我留下個人資料,倘若在車廂內尋獲金項鍊,好方便通知我來領取……我下車後,還在苗栗站那裡留下個人資料,請站務人員也替我留意一下……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可以去苗栗站問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最後那句話聽起來感覺像是在挑釁,不過林御潔還是擠出笑容回應。

 

「謝謝你的合作,如果日後有需要會再麻煩你。」

 

4

 

對組內的其他同事來說,這件案子是眾多失蹤人口案件當中的一件。然而,林御潔卻有不同的看法。

 

當天問完韓成棣之後,林御潔就拿著胡妍姿的相片到新竹車站詢問,即便他知道這麼做就像在大海撈針一樣,不過他還是想說碰碰運氣。

 

結果就如他預期的那樣,站務人員對這個女生沒有任何印象。林御潔也順道問了上個星期六,也就是六月十二日當天3109號區間車的情況,結果卻出乎意料之外。

 

3109號區間車是自新竹站出發,終點站是彰化,換句話說,在新竹站搭這輛車是不會有誤點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這輛車的開車時間是「1405」,也就是下午兩點零五分!

 

3.新竹到苗栗(1200-1600).jpg

(附圖一,新竹到苗栗火車時刻表,此圖截自台鐵時刻表查詢系統)

 

根據喬玖蔚的說詞,胡妍姿下午兩點零九分撥打電話給她,說她人在新竹。對照韓成棣的說詞,他人當時已經在駛離新竹站、朝苗栗站前進的電車上了。

 

這麼一來,韓成棣的嫌疑可以說是降低了不少,因為當時他人在「完全密閉、已駛離新竹」的電車上,幾乎可以說是擁有相當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不過林御潔很快就想到這種情況的盲點,那就是,胡妍姿會不會跟韓成棣一起上車,然後在車廂內撥打手機給她的室友喬玖蔚?也就是如此,胡妍姿人當時在「尚未駛離新竹」的電車內,才會說「自己在新竹」。

 

倘若如此,韓成棣只要在胡妍姿打完電話之後行兇,那麼就能製造出「他人不在新竹境內,卻能殺死『人在新竹境內』的胡妍姿」的假象了。

 

這時恰好是下午兩點,3109號區間車將會在五分鐘之後開車,林御潔想說乾脆坐這輛區間車去查個清楚,順道到苗栗去驗證韓成棣的說詞,於是他趕緊買票上車。

 

一上車之後,他先向這輛區間車的車長表明警察的身分,接著詢問關於韓成棣的事。

 

「啊,那個年輕人啊!」車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記得他啊,他說在電車內遺失了金項鍊,我本來想要幫他找項鍊,不過他說他要在苗栗站下車,所以我要他留下個人資料,要是我日後找到金項鍊,好能告知他來領取。」

 

由於電車行駛發出的聲響頗為嘈雜,所以車長說的話林御潔聽得不是相當清楚。

 

「對了,他是自己一個人嗎?他旁邊有沒有這個女生跟著?」林御潔提高音量說道,同時將手中的照片遞給車長。

 

車長接過照片,才瞄了一眼,就將照片遞還給林御潔。

 

「那個年輕人當時自己一個人而已,他旁邊沒有伴。」

 

「這樣啊……」

 

車長的回答讓林御潔感到失望,不過車長接下來的這句話卻將這件失蹤案導向更為驚人的結果。

 

「我記得那個年輕人手邊有一個很大的行李箱,好像是要回家的樣子。」

 

很大的行李箱?難不成……

 

一個恐怖的念頭自林御潔的腦中蹦出。

 

此時,手機響起,林御潔拿起接聽──是組內同事打來的。

 

「御潔,告訴你一個壞消息,胡妍姿的屍體已經被尋獲了。」

 

(未完待續)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