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胡妍姿在一天前被發現陳屍在新竹縣竹東鎮竹東圳旁的一片草叢裡,是民眾在竹東圳旁散步時發現的。

 

 

新竹縣警方聞訊趕到,並在現場圍起了封鎖線。經過比對,發現此人就是新竹市警局資料庫裡頭登錄的失蹤人口胡妍姿。

 

法醫的解剖報告顯示胡妍姿的死亡時間已經過了一段時間,換算成確切的日期,死亡時間至少在六月十三日晚上十點之前。

 

換句話說,胡妍姿是在六月十二日下午兩點零九分跟室友通話後,到六月十三日晚上十點之間的這段期間被歹徒綁走並殺害。

 

而頭號嫌疑犯韓成棣搭乘六月十二日下午兩點零五分自新竹站出發的3109號區間車,在兩點三十八分抵達苗栗站。

 

除了對3109號區間車的車長留下個人資料之外,韓成棣也在苗栗站那邊填寫遺失單據,接著回到位於車站附近的老家。住家公寓裝設的監視器顯示他在三點整走進公寓大門。

 

直到下星期二的早上八點,才見他開車從地下停車場離開住家公寓,朝新竹那邊開去──從星期六下午三點到家,到星期二早上八點的這段期間,他人一直都待在家裡,除了他的父母替他作證之外,公寓大門的監視器和地下停車場的監視器也可以替他這段期間的行蹤做擔保。

 

其實只要考慮韓成棣六月十三日晚上十點之前的行蹤就可以了──林御潔心想,畢竟胡妍姿的死亡時間是在六月十三日晚上十點之前。

 

林御潔做了個表格,把兩人在一個禮拜內的行蹤標示出來,好方便對比。

 

嫌犯行蹤時程表格.jpg

 

最關鍵的問題是:韓成棣人在下午兩點零五分駛離新竹站的電車車廂內,他要怎麼帶走兩點零九分人還在新竹的胡妍姿?──這也是同事對林御潔懷疑韓成棣是兇手的質疑。

 

不過林御潔很快就化解了這個質疑,關鍵就在韓成棣當時攜帶在身邊的那個行李箱!

 

林御潔推論:胡妍姿跟韓成棣兩人當時電車上,當胡妍姿打完電話告知室友她人在新竹之後,韓成棣就把她誘騙進電車的廁所內殺害,並將胡妍姿嬌小的屍體裝進行李箱內,然後假裝搞丟了金項鍊,向電車車長詢問,好讓車長留下印象,以便他製造出「在駛離新竹的電車上的自己無法殺害人仍在新竹的胡妍姿」的假象。

 

為了佐證自己的推論,林御潔再去向曾跟胡妍姿通話的喬玖蔚求證,結果卻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答案。

 

「沒有耶,當時我跟妍姿的對話通訊品質很清楚,完全感覺不出她人在電車上跟我講話。」

 

喬玖蔚的答案讓林御潔不敢置信──難不成自己的推論真的出了錯?這件案子跟韓成棣一點關係也沒有?

 

案情陷入膠著的狀態令林御潔灰心喪氣,他帶著挫敗的心情回到局內。

 

同事見林御潔垮著一張臉,好奇地問他怎麼了,林御潔將之前的調查結果說出。

 

「好了啦,御潔,就算這個大學生不是兇手,但是並不代表案情已經走進死胡同啦,我們可以往其他的方向追查。」同事把手上那只裝有食物的塑膠袋遞給林御潔,「先吃飯吧,有什麼事情等吃飽了再說吧。」

 

林御潔接過同事替他買的晚餐,臉上硬擠出感激的微笑。等同事離開之後,他坐下打開塑膠袋準備用餐,塑膠袋裡頭是米粉和貢丸湯。

 

即便這家的米粉相當美味,很對他的胃口,但是今晚林御潔卻沒有大快朵頤的興致,他現在滿腦子全是胡妍姿命案的案情。

 

吃到一半,面露疲態的林御潔放下筷子,有氣無力地摘下銀框眼鏡,起身走向窗邊,看著外頭燈火通明的街景。

 

忽然,林御潔沒來由地想起胡拓覓和他太太在認屍時痛哭時的慘狀。那時看見兩個年近半百的中年人老淚縱橫的模樣,林御潔心中滿是感傷,他想過去安慰他們夫婦幾句,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警員,我拜託你,一定要替我們的女兒討個公道啊!」胡拓覓淚流滿面地對他哀求,「妍姿不能死得這麼不明不白,警方一定要把殺害她的兇手給抓起來啊!」

 

說到激動處,胡拓覓甚至跪了下來,林御潔見狀連忙將他扶起來。

 

「胡先生,你別這樣……」

 

「我就只有這個寶貝女兒,我們夫妻倆好不容易才把她拉拔長大……本來想說她唸了大學,還是間好學校,所以即便女兒從未離開台北,但還是很開心看著她一個人離鄉背井到新竹……畢竟人也得獨立自主,不能老是窩在父母身邊……可是沒想到……」說到這裡,胡拓覓再度哽咽無法言語。

 

這一幕令林御潔百感交集,父母對子女的親情在此刻表露無遺,他同時也在心底發誓:絕對要將殺害胡妍姿的兇手逮捕到案,還給家屬一個公道。

 

林御潔收回一度飄離的思緒,回到座位上繼續吃著已經冷掉的米粉和貢丸湯。

 

所以即便女兒從未離開台北,但我還是很開心看著她一個人離鄉背井到新竹……

 

突然,胡拓覓的話語再度於耳畔響起。

 

等等!

 

一個奇妙的念頭在林御潔的腦中一閃而過。

 

如果是這樣的話……

 

林御潔再次丟下筷子,跑到電腦前對著鍵盤敲擊了好幾下,稍後,螢幕上出現了他想要的資料,他照著網路上的資訊,撥打一通電話。

 

6

 

「警員,找我來這裡到底有什麼事啊?」韓成棣問道。他現在人在新竹市警局的偵訊室內。

 

「韓成棣同學,我今天找你來是為了胡妍姿的事。」林御潔回答道。

 

「妍姿嗎?」韓成棣抿著嘴唇,露出惋惜狀,「雖然我跟她分手了,不過得知她遇害的消息,還是讓我相當難過。」

 

「是嗎?不過殺死她的人不正是你嗎?」林御潔不囉唆地直接把話說清楚。

 

「什麼?」韓成棣倏地睜開雙眼,眼底盡是驚恐,「警員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可能殺了妍姿?我人在兩點零五分駛離新竹的電車上,怎麼可能殺了人還在新竹的妍姿?」

 

「這個簡單,因為那時胡妍姿人根本不在新竹。」

 

「你說什麼?」林御潔的答案讓韓成棣眼底的驚恐擴散到整張臉孔。

 

「因為她人跟你一樣都在3109號區間車的車廂內,我聽說車長說你當天帶著一個行李箱,不是嗎?」

 

韓成棣先是沉默了一陣子,然後收起驚恐的情緒,表情轉為鎮定。

 

「警員的意思是:我在區間車內殺了妍姿,然後再將她的屍體裝進行李箱內?倘若如此,那你可以去查一下3109號區間車的車廂啊,看看能不能找到她的頭髮啊?如果說她人當時跟我在電車內,那麼上頭一定會遺留她的微物證據。」

 

「我想應該找不到吧,因為你不是在3109號區間車的車廂內殺死她的,胡妍姿是在別的地方遇害,然後被你裝進行李箱內再帶上3109號區間車,所以不太可能會有微物證據留在電車車廂內。」

 

「你……你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懂你的意思。」韓成棣的額頭上冒出斗大的汗珠。

 

見韓成棣的心防幾乎快崩潰,林御潔從容不迫地打出隱藏許久的王牌。

 

「韓成棣同學,你是在苗栗縣的『竹南站』殺死胡妍姿的,對吧?」

 

林御潔的這句話讓韓成棣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稍後,他痛哭失聲。

 

(未完待續)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