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出版或得獎作品(可點選進入網址);作者信箱cristo5715@yahoo.com.tw

7

 

那天我把妍姿約出來,想要挽回這段感情,無奈她心意已決,堅持要與我分手。雖然知道妍姿不可能改變心意,但我還是希望她能陪我最後一次。

 

 

在新竹市吃完午餐之後,我和妍姿來到新竹車站,我打算帶她到竹南去渡過我與她交往的最後一天。

 

雖然兩人同行,但彼此之間的互動形同陌路,我好幾次想靠近妍姿,她卻刻意與我保持距離,這個舉動著實令我心碎。

 

那天下午一點三十二分有一班南下的電車(參照下頁的附圖二),所以我和她搭乘那輛電車,十九分鐘後,也就是一點五十一分的時候,電車到達竹南站,我們兩人下車朝車站外走去。

 

突然,妍姿說她要上個廁所,我則是在車站廁所外頭等她。在等待的期間,我一直回想我跟她在這段期間交往的種種美好回憶,我很珍惜這段感情,可是妍姿卻完全拋棄了這一切。

 

我好恨,好不甘心……為什麼她可以這麼輕易地忘記我們之間的情感?

 

雖然嘴巴說好聚好散,尊重妍姿的決定,但我的心裡卻在淌血。老實說,接下來要帶妍姿去哪裡玩,我完全沒有主意,而且看到她冷漠的表情,我也沒有心情去想這些事。

 

在我還沒走出深不見底的哀傷之際,妍姿從廁所出來,同時拿出電話打給她的室友。

 

在講電話的時候,我聽到妍姿說她人在新竹,一開始我還一頭霧水,這裡明明是苗栗,怎麼會是新竹呢?不過我稍後就想到:妍姿這個台北人根本不知道竹南是在苗栗縣,她可能以為竹南有個「竹」字,就是新竹縣市當中的一個城鎮。

 

也不知道是哪來的靈感,可能我是鐵道迷的緣故吧,充滿恨意的腦中霎時浮現一張在一般人眼中看起來格外複雜、但對我來說卻瞭若指掌的火車時刻表。

 

就在這短暫猶如電光石火的一瞬間,我想到了一個絕佳的不在場證明詭計──我要製造出行兇時間妍姿人在新竹,但我人卻在苗栗的假象。

 

等到妍姿講完電話後,我見四下無人,我拿出口袋裡的那條原本打算要送給妍姿、盼她能回心轉意的金項鍊,朝她的脖子上套去,並把她用力拉進廁所的小隔間內。

 

也許是我的力道過大,妍姿別說出聲,就連掙扎都很勉強,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她就斷氣了。

 

我把行李箱內的衣物取出丟進垃圾桶裡,將體型嬌小的妍姿裝進行李箱,然後拖著行李箱去買票。

 

當然,我有把帽子拉低,以免被售票人員記下我的長相。此外,妍姿由於鼻子過敏,外出的時候都會戴口罩,所以我想這一路上應該不大有人能看清楚她的長相。

 

從殺人、裝箱到買票──這一切僅花了我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我看了一下月台上的時間顯示:現在是兩點二十分。

 

一分鐘後,電車駛進竹南站,這輛車就是下午兩點零五分自新竹站出發的3109號區間車,抵達竹南站的時間是下午兩點二十二分(見附圖二)。我拖著裝有妍姿屍體的行李箱上車。

 

1.新竹到竹南(1200-1600).jpg   

(附圖二,新竹到竹南火車時刻表,此圖截自台鐵時刻表查詢系統)

 

上車後我假裝遺失金項鍊,並把車長找來詢問他該怎麼辦。這麼做的原因是希望有個人能夠替我的不在場證明作證,那麼有誰比該列車的車長更適合來擔任這個角色呢?

 

列車在兩點三十八分抵達苗栗站,我拖著內裝妍姿屍體的行李箱下車,在站務人員的協助下填寫好個人資料後,我就馬上回家,沒有浪費任何時間,因為我知道只要我逗留在外的時間越長,就越有可能被警方懷疑,唯有趕緊回到家,讓父母和公寓的監視器替我作證我接下來的幾天都未出門,我的不在場證明才會更加完美。

 

就這樣在家窩了三天,直到星期二早上我才開車回我新竹外宿的地點,我將內裝妍姿屍體的行李箱放在後車廂內。星期三晚上,我開車外出,在新竹縣市繞了好一陣子,最後決定把屍體丟在新竹縣竹東鎮的竹東圳旁某處草地。

 

以上就是我的犯案經過。現在回想起來,倘若妍姿不要把竹南當做新竹的一個鄉鎮,或者說我不是個鐵道迷的話,或許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8

 

除了韓成棣的自白之外,警方也在竹南車站廁所內的垃圾桶內找到了他丟棄的衣物,還有那條用來勒殺胡妍姿的金項鍊,上頭也鑑測出人體組織,經DNA比對,確定項鍊上的人體組織來自胡妍姿──此案也因此宣告偵破。

 

「御潔,真有你的,居然可以識破兇手的不在場證明。」同事豎起大拇指稱讚道。

 

「沒有什麼啦,只是運氣好而已。」林御潔謙虛地說道,不過他也頗自豪能從胡拓覓的那句話得到靈感。

 

當時胡拓覓說胡妍姿在進大學前從未離開台北,那麼林御潔猜想:會不會胡妍姿把新竹到苗栗之間的其中一站「竹南」當成新竹的一個鄉鎮?

 

倘若如此,一切都說得通了,胡妍姿的確不是在電車內打電話給喬玖蔚,而韓成棣也才能順利地完成不在場証明的詭計。

 

「不過說來很慚愧啊,我也不知道竹南在苗栗耶。」同事不好意思搔搔頭。

 

「你才剛從桃園調過來,不知道這件事也不是那麼奇怪。」林御潔替同事緩頰。

 

「那竹南為什麼不在新竹,而在苗栗啊?」同事問道。

 

「喔,這是以前行政區劃分造成的情形。」林御潔把他在網路上查到的資料講解給他的同事知道,「以前日本統治台灣的時候,竹南那塊地方稱為竹南郡,劃分在新竹州裡,由於位於新竹州南端,故稱為『竹南』;到了1945年,中央政府在規劃行政區域的時候,預計將『竹南郡』和『竹東郡』合併為『竹南縣』(註:見文末附圖),不過後來又覺得此劃分不符實際需求,僅將『竹南郡』改為『竹南區』;到了1950年,竹南區、苗栗區與大湖區合併成立苗栗縣管轄──這些地方原本都是歸『新竹州』管的,不過就在行政區劃分的時候,產生了變動,才會造成現今『竹南』不在新竹縣市的奇特情形。」

 

「原來如此。」同事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在解釋的過程當中,林御潔突然想到一件事:面對同事,他可以一臉得意地陳述他的推理經過,但是,到時他要用什麼樣的心情向痛失愛女的胡拓覓解釋案情呢?

 

(全文完)

 

ChunanCounty.jpg   

(附圖三,此圖摘自維基百科)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uzzerbeater
  • 從小在竹北長大的我,也一直不曉得竹南竟被劃入苗栗縣,死者會搞錯也是合情合理啊。
  • 是啊
    我不認為新竹人也一定知道這點
    不過為了讓情境更加合理
    讓不是新竹人卻會到新竹去住一陣子的人豋場是最合理的
    那還有誰比清大交大裡來自全台各地的學生更合適呢

    crimenigma 於 2011/12/07 17:2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