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r-fin-01(2).jpg

 

 

就如同魏德聖導演真正想拍的電影並不是《海角七號》,而是《賽德克‧巴萊》那樣,我真正想創作的劇本故事並非《雙重對決》,而是《紫蝶飛舞》

 

一切又得從那場意外說起,那場讓我撐拐杖撐了四個月、休養將近快一年的意外。

 

發生意外之後,著實令我懊悔萬分,氣自己怎麼會這麼不小心,尤其是得知自己要動手術的那一刻,更是被嚇到差點哭了出來。當我人在救護車上的時候,腦中想的全是今後該怎麼辦?既然行動不便,生活起居之類的大小事往後該如何自理?

 

即便事情的發展並不如自己想像的那麼糟,我住院不到一個禮拜就出院了,但是行動不便的我卻得整天窩在自己房間那樣狹小的範圍裡活動,說難聽一點,跟坐牢幾乎沒什麼兩樣。

 

那段時間幾乎也沒什麼心情去寫作,唯一能讓我提得起勁的事情,就是看電視看電影(說實在的,做這種事也不用提什麼勁吧),就在這個時候,我看了《蝴蝶效應》這部電影,在觀看的過程中,感動的情緒不時在內心湧現。我並非因為劇中的愛情而感動,而是那種「穿越時空回到過去改變遺憾」的情節,與我當時的心境完全相符。

 

即便我很清楚「穿越時空」一事絕對不可能發生,但養傷的那段期間,我還是忍不住妄想能夠穿越時空,回到意外發生的那一刻,阻止一切發生。

 

從那個時候起,創作「穿越時空」題材的念頭就存在於我的心中。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想法,因為打從我寫作推理小說以來,作品裡從未出現過任何超現實的情節,我自己也不大喜歡閱讀內含超現實元素的推理小說。

 

不過這回降臨在身上的厄運,卻讓我想動筆書寫內含超現實元素的推理作品,我曾聽過一種說法,「創作者利用書寫來進行自我的心理治療」,我想我當時的心境就是如此吧。

 

後來截稿時間將近,再加上自己也沒有想到什麼合適的事件來當作故事的載體,因此最終選擇了一個手邊已經完成的故事來改編成劇本投稿,也就是《雙重對決》。

 

當時寫作的目的最主要是練習劇本的寫作形式,自己對這部作品並沒有太多期許,不過我運氣不錯,那部作品僥倖得了佳作,不但增強了自己在寫作方面的信心,也讓我開始進一步著手創作那個時空穿越的題材。

 

由於啟發我創作穿越時空題材作品的念頭是來自《蝴蝶效應》,我立即聯想到台灣「蝴蝶王國」的稱號,也就是這麼單純趣味的聯想,讓《紫蝶飛舞》的雛形浮現了出來。

 

(未完待續)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