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映時間〕1999.05.25
〔嫌犯名字〕圍棋棋手小田嶋さくら(田中美佐子飾演)
〔開頭語錄〕雖然有點唐突,不過仍想請問你是否屬於粗枝大葉的人呢?櫥櫃的抽屜都有關好嗎?葡萄籽都被吞到肚子裏了嗎?拼圖每一塊都用力拼好了嗎?雖說人都有馬虎大意的時候,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粗枝大葉的人是不適合完全犯罪的。

 

生性粗枝大葉的圍棋老師小田嶋夫人因為不滿婚後丈夫的強烈掌控欲,於是將其殺害,並偽裝成強盜殺人的假象。只是,這樁犯罪卻也因為小田嶋夫人不夠細心的個性而顯得漏洞百出……

 

 

如果要選《紳士刑警》這系列影集當中最遜的一個兇手,我想很多人應該會選這集的兇手(不然就是選第二部裡假扮鴨田的若林仁),沒有縝密設計過的詭計也就罷了,還破綻百出,這集的觀看重點全看偵探如何根據這些漏洞來推理出案情。

 

提得一提的是,這集的破案語錄出現了觀眾來信,裡頭提到「四十五分鐘」的限制。對講究完整佈局的推理劇來說,劇作家的才能不大容易能在四十五分鐘的空間內發揮得淋漓盡致。

 

當然,編劇三谷幸喜算是箇中好手,他將推理元素處理得遊刃有餘,不僅劇情緊湊,毫無冷場,而且在保有推理性的同時,還能兼顧喜劇的趣味。

 

說到這裡,我忽然想起我前陣子轉台看到的美國推理影集《神經妙探》和《莫德克事件簿》;原本我以為《紳士刑警》已經算是劇情十分緊湊的推理劇了,但沒想到美國的推理影集劇情節奏卻又更勝一籌。

 

美國推理影集同樣也只有四十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可供佈局,有時甚至一次處理兩件案子(比方說CSI);然而,整齣戲演下來,不但能清楚講完主線故事,還能兼顧各角色之間的互動與人物情感,真是相當不簡單。

 

相較於美日的影集,台灣電視劇的節奏明顯慢了許多,我相信這也是台灣電視劇未來需要加強改善的地方。

 

〔破案語錄〕今天來回答一下觀眾來信吧。嗯,國分寺市森松先生的來信:總是看得非常開心——非常感謝——但是古畑先生總是靠直覺就能明白誰是犯人,你是超能力者嗎?直覺未免太好了吧?這個啊,非常大的誤解啊。我到現在為止沒有一次是通過直覺鎖定犯人的。懷疑他是犯人肯定是有理由的,比如說這次的兩個咖啡杯——小田嶋夫人在員警到來之前兩次到廚房裏——這點就非常可疑,不過這樣還不能確定她就是犯人,有點勉強,但是大家請聽好:因為不論如何都要在45分鐘之內破案——這才是最頭疼的地方,所以能不能稍微寬容一點呢?好了,請再給我寫信。我是古畑任三郎。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