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diqBale

 

 

我曾在部落格透露出我從電影《賽德克‧巴萊》當中擷取到靈感,後來我把這個靈感寫成短篇小說〈兇手‧巴萊〉,還將其投稿到台灣「最高」文學獎「南投縣玉山文學獎」(的確是台灣最高啊,台灣海拔最高的文學獎XD),近期結果揭曉,〈兇手‧巴萊〉幸運獲得佳作。(科科,我早有預感我看兩次《賽德克‧巴萊》是值得的)

 

對我來說,最開心的不是得獎,畢竟比賽規模不大,參賽人數不多,而且也僅獲佳作的名次,我高興的是能夠用推理小說獲得較偏純文學的獎項,雖然在台灣純文學和大眾文學的分野稱不上涇渭分明,但還是有明顯的界線。

 

而這次能夠獲得較偏純文學的地方文學獎,除了小說當中的解謎成分並非全篇的重點之外,更關鍵的是,我選了一個「政治正確」的題材,畢竟《賽德克‧巴萊》是去年台灣最受矚目的國片,以相關情節為題材的短篇小說很難不受到注目。(我甚至覺得,如果我的文筆能更好,〈兇手‧巴萊〉是有機會拿下這個獎項的首獎)

 

此外,〈兇手‧巴萊〉也算是完成了我想寫「歷史推理」的一個小小企圖心(我並非真的想寫「歷史推理」,只是想說如果可以的話,想將推理小說裡的所有謎團和形式都寫過一遍),這也應該是少見以台灣著名歷史人物當偵探的推理作品吧?

 

在〈兇手‧巴萊〉裡,莫那魯道化身為福爾摩斯,而花崗一郎則扮演華生的角色,小說簡略情節如下:一具身著日本巡查制服的無頭屍體出現在馬赫坡社,為了不讓日本人與賽德克人之間的衝突擴大,馬赫坡社的頭目莫那魯道必須盡快找出這件殺警命案的真相,以阻止日本軍警的大規模報復,同時解除眾族人們箭在弦上的反抗意識。 

 

除了不知何時會出版的玉山文學獎作品集之外,我預計將這則短篇小說投到對岸的推理雜誌,希望能獲得刊登的機會,因為我從新聞得知《賽德克‧巴萊》雖然在中國的票房失利,不過看過的中國觀眾卻給予這部電影極高的評價,如果《賽德克‧巴萊》在中國只有少數的觀眾看過,未免也太過可惜,所以我想用〈兇手‧巴萊〉這則從電影獲得靈感的短篇推理小說,讓更多中國觀眾去注意《賽德克‧巴萊》這部台灣史詩鉅片。

 

目前收到的訊息是要先跟徵文獎主辦單位南投縣文化局接洽,從那邊獲得授權,之後就得看對岸的推理雜誌願不願意刊登曾獲文學獎的作品(我自己猜想應該是沒問題吧,玉山文學獎的作品集又沒在對岸出版,《推理世界》也沒在台灣發行,實在想不到兩方的利益會有什麼牴觸)。總而言之,希望一切都能如我所願順利進行。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