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  

 

 

就如我的這篇心得文標題所言,在我看來,《赤道》是一部根植於香港警匪片傳統的政治驚悚電影,說得更詳細一點,就是以香港警匪片傳統為根基去延伸擴展的政治驚悚電影。

 

我之所以將《赤道》歸類為政治驚悚電影,就是因為裡頭出現了政府機構介入、並引發政治危機的情節,即便《赤道》導演的前作《寒戰》也有類似政治鬥爭的情節,但這類情節只侷限於警隊內部,不像《赤道》那樣,是政府(王學圻飾演的角色)與平民(張學友飾演的角色)之間直接且強烈的衝突。

 

其實這類政治驚悚電影很容易拍得沉悶,但《赤道》大量運用香港警匪電影傳統擅長的槍戰動作場面來破解這個困境,讓此片的節奏感不至於太慢,整體成績出乎意料的精采,我一時之間還想不到有哪部政治驚悚電影拍得比《赤道》好。(當然,不把好萊塢以政治鬥爭作為動機背景的大場面動作片算進去的話)

 

如果真要說《赤道》有甚麼缺失讓我不大滿意,我倒是覺得那個暗號的設計不是很好,感覺太過奇特(更明白地說,怎會有人在那種情況下使用那類奇特的暗號?我不認為那是個好選擇),似乎可以有更好更明確的暗號設計。

 

不過更重要的是暗號使用的情形,那組暗號並未在真相揭露之前,告知觀眾相關訊息,換言之,觀眾完全沒有解謎的機會。

 

當然,我也知道推理電影並不像推理小說那樣講究公平性,有時為了意外性而犧牲掉公平性是不得不的作為,然而,問題就在於某角色在那個場合提出要求,但卻又沒將他後續的動作演出來,這難道不會讓觀眾起疑心?(我就是在那個時候察覺到某人涉案的可能性)

 

在我看來,沒將暗號提前展示在觀眾的眼前,不但沒了公平性,也連帶損害了意外性。既然如此,還倒不如將暗號提前展示,不但符合公平性,也能保有意外性。(唉,那樣奇特的暗號,我保證沒觀眾能猜得到啦)

 

《赤道》這部電影集結了中港台韓各地演員,在劇情上也某種程度具體呈現當代的現實局勢,像是飾演南韓高層的某位女性演員,不論是外貌或言行,都彷彿是指涉現任總統朴槿惠(像是突然冒出一句「我爸爸很對不起你們」的台詞,這不正符合朴槿惠的家世背景?不過片尾演員名單卻寫那名女性演員飾演的角色是國家安全局之類職務的首長);而近幾年很常聽聞的港陸衝突,更在此片中成為劇情主軸之一。

 

 

關於《赤道》中港陸衝突的情節,網路紅人郝毅博在《老外電影院》的影片中有精采且深入的解析,我就不多贅言,只提兩個我有不同看法的意見:

 

第一,是會議室裡的爭論。其實無需看到張學友飾演的學者起來反駁,才會知道前半段其他官員的對話是反串嘲諷;那些「照基本法作事就沒錯」的論調,本來就很像典型政客官僚一貫「依法行政,謝謝指教」的嘴臉了。

 

第二,是有關「正義人士」段落的分析猜測。(以下段落涉及關鍵情節,故關鍵字句隱藏,需反白才能看見)這點我跟郝毅博看法不同,我不認為那是意有所指,純粹就是為了戲劇性的需求而製造的意外性罷了。

 

試著想像:「一個看起來是正義人士的人,最後證實他是壞人」的情節,與「一個看起來像是壞人的人,最後證實他是壞人」的情節,何者比較有意外性?──毫無疑問是前者,所以我不認為最後的真相揭露帶有任何政治意涵的隱喻。

 

說到港陸衝突,在近幾年的港陸合拍片當中不時被提及,有的電影只輕微帶過,比方說《風暴》、《急凍行者》、《激戰》;有的電影敢直指問題核心,比方說《特殊身分》、《救火英雄》、以及這部《赤道》。有的立場較偏中國大陸,有的立場較偏香港,姑且不論偏哪邊,只要不要太過偏頗,我倒覺得都比「問題明明就存在,但卻視而不見或不敢提」的情況要來得好。

 

一想到這裡,我不免懷疑台灣的創作自由程度真不愧於「現今華人世界唯一民主政體」的稱號嗎?不管怎樣,希望未來台灣的創作環境真能無所顧忌,越來越好。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