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出版或得獎作品(可點選進入網址);作者信箱cristo5715@yahoo.com.tw

入圍作品投影片.JPG

 

 

從李烈小姐手中接過獎座的一瞬間(真巧,四月十六日的那篇《艋舺》電影觀後感是我早就設定好預約發表的文章,結果當天竟然是《艋舺》的製片頒獎給我),沉甸甸頗具份量的獎座將我心中剩餘的緊張情緒給壓得粉碎,讓我的心情更加鎮定平穩。

 

在台上短短的幾分鐘,我把大部分的心思用來領略這份得來不易的得獎滋味,不過得獎的感覺卻跟我的想像有點出入,當時雖然高興,但是卻又不完全是欣喜的情緒,這種感覺很奇妙,或許更精準的形容應該是「如釋重負的輕鬆伴隨著得獎的喜悅」吧?

 

然而,隨後的得獎者發表感言卻讓我開始緊張了起來,因為我根本沒有準備得獎感言。我是這樣想的:如果得了獎,一切都好,講什麼都好;反之,倘若準備好得獎感言卻沒得獎,我的心情一定會差到極點──所以我才會沒有準備得獎感言。

 

當第一位得獎者在發表得獎感言的時候,我滿腦子都在想等會該說些什麼,也就是因為如此,當李烈小姐在一旁問我「需要我幫你拿獎座(好方便你發表得獎感言)嗎?」我的回答有點心不在焉,感覺有些失禮,希望不要讓她有不好的印象啊~~~~~(說真的,我超欣賞李烈小姐對於台灣電影工作者努力方向的見解,她認為台灣的市場才是台灣電影工作者該首要重視的,而非先捨近求遠地考慮對岸中國的市場或是其他國家的市場──這樣的想法真是與我不謀而合)。

 

最後,我決定以我之前繳交的「入圍感言」來當作我的得獎感言,簡言之,就是「我深信台灣非常適合拍攝推理題材的電影,因為推理電影所需的成本並不高,我認為推理題材會是未來台灣電影可以努力的方向之一。」──這段感言可能是我目前對台灣推理界最大的貢獻吧?只是不知道在場所有的電影工作者認不認同我的想法?

 

等到五名佳作得獎者都發表完得獎感言並拍完照之後,我下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捧在手中的獎座令我有些飄飄然的,一直要到走下舞台回到座位的那一刻,我才能完全品嚐著得獎的喜悅,才能心無旁鶩地欣賞另外一支樂團「生命樹」的表演,才能毫無壓力地享受這場頒獎典禮。

 

這場比賽的結果令我相當滿意,畢竟這是我人生第一個獎,第一個大型賽事的獎項,而評審的評語也讓我覺得自己受到肯定。老實說,在得知入圍的那一刻,我都還以為是主辦單位搞錯了(別說不可能啊,最近不就有錄取榜單搞錯正取備取的烏龍?),心中懷疑納悶的情緒一直要到當天看見特刊上景翔老師的評語,和陳儒修老師的講評影片才完全被消除(不是搞錯,真的是我的作品啊~~~~~)。

 

這個獎也給了長時間處於低潮的我一劑強心針,為我逐漸枯萎的創作靈魂注入活力與能量,我在此也謹以這篇文章宣誓:我未來會更加努力進行推理創作,不論是以小說或是電影劇本的形式來呈現。

 

PeoPo 公民新聞

創作者介紹

相信台灣,堅持本格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llentty
  • 恭喜!
    期待看到你更多作品
  • 謝謝你的恭賀
    也希望你繼續支持我的作品

    crimenigma 於 2011/04/30 22: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