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出時間〕1996.02.21

〔嫌犯名字〕古董商春峯堂のご主人(澤村藤十郎飾演)

〔開頭語錄〕今天我要向大家介紹一些我的寶物。將棋“駒”,雖然表面看起來沒什麼特殊的地方,但實際上這裏有血跡在上面。然後,這張寫滿了數學公式的便箋紙,這是費爾馬大定理的演算公式,至今仍沒有任何人可以證明的困難問題。接著還有,“Mr. Exite”鑰匙圈、損壞的響板、腐爛的蘋果……這些全都是我承辦案件中的證物。沒錯,其實寶物對於本人來說可能非常重要,但是對別人來說可能是不值什麼錢的破爛。實際上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滿滿的承載著我非常重要珍貴的回憶,即使出十萬塊錢我也不會賣,一百萬……一百萬我倒是可以稍微考慮一下。

 

陶藝家川北百漢為了整垮古董鑑定商春峰堂主人,故意做出「慶長之壺」的贗品讓永井的美術館展覽,而川北百漢打算出面揭發這一切,同時讓春峰堂主人顏面掃地。為了阻止川北百漢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春峰堂主人聯合館長永井設計一個殺人計畫……

 

 

這集相當特別,不只有一個兇手,而是有兩個,不在場證明是靠兩個人合力才能完成,乍看之下,這集的詭計謎團稱不上好,但深入去了解,我發現這集的安排相當合情入理啊!另外一名共犯惶恐慌張的模樣,與主謀從容冷靜的神情成了明顯的對比。

 

之所以安排複數兇手是因為這集的犯罪計畫需要兩人才能完成,然而,本格推理小說裡的犯罪往往講求「獨力完成」,那是因為如果一個犯罪計畫要用共犯才能完成,那麼那個犯罪計畫就稱不上一流,而寫出設計精巧讓讀者百思不得其解的犯罪謎團卻又是講究作者與讀者之間智力競技的「本格推理」最希望達到的目標(套句某位推理前輩的話來說「使用共犯的話,那有什麼犯罪手法辦不到?」)。

 

但是倘若為了讓詭計謎團有不同於以往的呈現方式,讓謎團詭計的展現更有彈性與變化,那麼使用共犯也就不是什麼太過罪惡的事(尤其在這個絕大多數謎團詭計的原型原理被古往今來眾多的優秀推理小說家思考殆盡的時代),甚至是值得本格推理作家思考研究的方向(關於共犯理論,或許日後可以另外寫篇文章來闡述)。

 

此外,編劇三谷幸喜也巧妙地把謎團融入陶藝當中,像是陶藝的專業術語「基不搭」和「蹲下好冷」都在這集當中作為推理的依據。

 

近代推理作家在寫作推理小說的時候,往往會將詭計謎團融入某個題材當中,這已經變成一種趨勢了,畢竟單從詭計原理著手實在很難再玩出什麼新意,所以試著搭配其他主題,看看那個詭計謎團能否藉著搭配的主題產生出些許的新意。

 

當然,沒搭配推理以外的題材未必就是不好的推理小說,不過一旦寫作涉及相關題材,就可以試著從那個題材去著手,進而讓陳舊的詭計謎團有全新的表現方式(千萬切記:一旦採取搭配相關題材的寫法,一定要做適當的聯結,不然會惹來「耍噱頭」的批評啊)。我認為這集就是很好的一個範例,很值得推理創作者學習參考。

 

〔破案語錄〕如果我的推理沒有錯的話,那麼春峰堂的老闆犯了一個重大的錯誤。提示是這個壺的名字與形狀——“蹲”。我是古畑任三郎。

 

註:「開頭語錄」與「破案語錄」參考自http://f.ppxclub.com/50225-1-1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