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逆位

 

 

 

言首度在推理界嶄露頭角,是她以警察程序懸疑類型的短篇〈Absinthe〉榮獲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那年我剛進協會,也首度參與評審事務,但老實說,我不大喜歡〈Absinthe〉這篇作品,因為通篇解謎成分不算太高(至少跟其他入圍作相比,在四篇之中解謎性較低)。

 

即便〈Absinthe〉得不到我的喜愛,但我還是很樂見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總算出現一篇風格迥異於本格推理的首獎作品(前幾屆都是本格推理獲獎)。睽違多年,知言總算推出她的首部長篇力作《正義逆位》。

 

本來我還在想《正義逆位》是不是也走〈Absinthe〉的警察程序懸疑路線,但當我閱讀到中段的時候,解謎的元素持續浮現出來,即便外殼是不折不扣的警察程序小說,但內裡卻是依舊遵循著本格推理的調性,相當能滿足我這類鍾情本格的推理迷。

 

對我而言,除了剛開始講人類生物資料庫和檢體銷毀的橋段資料化情報過多太硬不易消化之外,故事一進入到警察李明克辦案的過程,就開始變得順暢好讀,而故事中後段的發展與轉折也相當精采,推論堪稱嚴謹,劇情更不時緊扣著「正義」這個主題,讓這部作品也蘊藏著社會派的人性關懷。

 

以首部長篇作品的標準評判,《正義逆位》無庸置疑拿到了高分,就算不以處女作的標準來看,《正義逆位》也絕對算得上是佳作,尤其是我在閱讀的過程中,發現書中的若干情節竟然巧妙地預言現今某些時事,這更提高了我對此作的評價。

 

像是書中某女角高佩芬的所作所為及其遭遇,就讓我聯想到柯文哲醫師在2014年競選台北市長時,面臨到對手陣營提出器官摘除和器官移植的指控;由於這些指控很可能會影響國內民眾對於器官捐贈的意願,因此引發醫界大肆抨擊那些政治人物竟為了一時的選舉,作出不實的指控,導致器官捐贈制度崩毀的可能性發生。

 

當時,就有人提出這樣的說法:倘若真的演變到最壞的局面,那麼那些為了一時的選舉利益、不惜提出不實指控抹黑對手的政客都不擔心自己或自己家屬哪天可能需要移植的器官,卻因為大眾對於器官摘除移植的疑慮而放棄器官捐贈,導致無捐贈的器官可用?──這樣的情形豈不跟書中的情節相符?但本書早在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之前就已經完成,這個幾近精準命中社會現象的預言式情節讓我忍不住驚呼「這真是太神奇啦!」

 

講完《正義逆位》的優點,來講講幾個我個人不大滿意的地方,首先是犯案過程的簡化,除了第一件案子作者將兇手的犯案經過寫出之外,其餘的案件都是由(兇手和被害人之外的)第三者轉述,省略了兇手犯案的經過。

 

當然,要解釋成由警方角度來看這起連續殺人案也不是不可,但我卻覺得少了些許臨場感(此外,書中某女角謝淑芬我一開始還想說此人是誰,往前翻才知道她是謝姓婦人,我想如果將兇手犯案的過程寫出來,那麼多少可以增強讀者對這個角色的記憶)。更何況作者在第一件案子寫出兇手犯案的經過,後幾件若比照辦理,也不會有不協調的情況發生。(反過來說,所有的案件皆寫出犯案過程才有一致性,這算是我個人的偏好啦,有點近似推理作家范達因覺得19這個數字不好、硬湊「推理20誡」那樣的偏執)

 

其次,是台語的使用,書中不少字句用了諧音擬聲,像是「阿洗瞎郎欸?」這句話,我一時之間無法意會過來,必須得直接念出才知道這句的意思是「啊那是誰的?」(但令我納悶的是,書中某些字句卻又採用了台語文書寫,像是對話中曾出現「冇」這個字)

 

只要文中涉及台語的書寫,我一向不大喜歡諧音擬聲,一方面是這樣沒有比較好理解,另一方面是這樣的寫法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十個作家用諧音擬聲寫一句話,可能會出現十種答案。(不過我倒是可以接受一些已經被網友大量使用導致近乎約定俗成的詞彙,比方說「哭/靠北」、「啥洨/三小」)

 

最正確的寫法自然是使用台語文的書寫系統,但我卻也不覺得該這麼作,畢竟台灣懂得台語文書寫的人不多,就算你能寫,卻也不多人能讀。(這點真的拜KMT所賜

 

那麼涉及台語的書寫究竟該怎麼作才好呢?其實這沒有標準答案,純粹以我個人的喜好來說,我蠻偏好推理作家李柏青的寫法,幾個關鍵字句採用台語的寫法,但大多數字句還是沿用國語的寫法。(是說即便柏青的寫法有時也不大好理解,像是〈換帖〉裡曾出現「咬洨」一詞,我就不大懂是啥意思,根據小說前後文,我猜「咬洨」應該指的是「叫小賀」的「叫小」XD

 

儘管我挑剔地從書中找了幾處讓我不大滿意的地方,但整體而言,《正義逆位》還是達到了相當高的水準,期待知言能夠繼續利用她臨床醫學的專業,在未來持續推出新作,也許我們親眼見證台灣的「史卡佩塔」活躍在本土推理小說當中的日子就快要到來了。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