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美斯的天秤‧The Balance of Themis〉──1989

 

警方跟監行動曝光,三名持有強大火力的悍匪連忙逃離現場,而後與三名追趕上來的員警在大樓內駁火交戰。最終三名匪徒被擊斃,但交戰現場卻也留下其他無辜民眾彈痕累累的屍體。根據現場遺留的跡證顯示,三名匪徒之所以能察覺警方的跟監行動,是因為有人暗中通風報信,而最有可能通風報信的人,竟是警方自己人……

 

就在上一篇〈最長的一日‧The Longest Day〉令我驚嘆的餘韻尚未消退之際,這篇〈泰美斯的天秤‧The Balance of Themis〉又再一次讓我感受到巨大的衝擊,毫無疑問,這篇的精采程度絕對名列前矛,是六篇作品當中我最讚賞的一篇。

 

我之所以最喜歡這篇,是因為這篇是六篇作品當中最符合本格推理精神的一篇(還有第一篇〈黑與白之間的真實〉也符合)──我這裡指的本格推理精神,是「犯罪者獨力完成犯罪,無須倚賴共犯」的不成文規定。(有位推理界前輩曾說過:「本格推理小說裡的犯罪者有共犯的話,世界上有甚麼事做不到?」我想我大概懂他的意思)

 

雖然我不排斥推理小說裡的犯罪有使用共犯的情形(使用共犯也有巧妙與否的差異),更何況《13‧67》算是警察程序小說,真實世界的犯罪本來就沒有「不能有共犯」這樣不合情理的限制,但能夠看到高傲的天才犯罪者獨自與道高一丈的神探來場智力競技的公平對決,這應該是本格推理迷最樂於見到的場景。(像是關振鐸那句「如果你告訴我你一直在錄音,我比你還困擾」真是帥到爆表)

 

即便這篇成績卓越非凡,但我還是勉強挑出幾個小瑕疵,像是兇手撥號傳達訊息給某人,雖然偵探有吩咐部屬去電話公司調查,但調查的結果並未在偵探解答之前透露給讀者,對試著解謎的讀者來說,是有些不公平;不過我認為作者應該是不想為了公平性而犧牲掉意外性,才會選擇這麼做。再者,那樣的資訊若提早公開也顯得繁瑣,沒在解答之前先揭露出來或許才是正確的做法。

 

此外,兩匪徒買飯那段雖然精彩(姑且不論緊不緊張,當我看完解答篇再回過來看這段,才驚覺這裡有作者安排的心理性誤導),但有件事讓我有點在意,就是匪徒積架抱怨「喂,小哥,你別一味給我蘿蔔,牛腩卻只放三塊嘛」的這句話。

 

先不論匪徒是不是會很有禮貌地稱呼餐廳服務生叫「小哥」,但一個看起來理應沒受過高等教育的匪徒會正確無誤地使用「一味」這個詞?(還是粵語很常用「一味」這個詞?若是如此,那就是我誤會了。經香港作家譚劍指正,我才知道粵語的確很常用"一味",特此註明)我記得我二十多歲的時候還會將「一味」誤用成「一昧」咧。(原來那時的我中文程度比槍擊要犯還差啊XD)

 

我之所以在意這點,倒不是我愛挑語病或特別重視人物描寫塑造,而是這句話在推理故事當中或許可以拿來當線索或破綻,供讀者推理,所以我才會對這點耿耿於懷。(試著想像警方要是替匪徒積架做側寫:匪徒說話時曾正確使用「一味」這個詞,代表他很可能受過高等教育)

 

最後,是一個非作者之過的小缺失(小說沒錯,但網路文案出了錯),我在試讀網站上看到此篇的年代是1987年,但實際上卻是1989年才對。其實我本來對年份不會那麼敏感(我先看過網路文案的資訊後,才看小說,結果我並未在一開始就發現年代資訊錯誤,一直看到文末才驚覺有誤),但沒辦法,誰叫97大限這年這麼有名呢。(文末提到再八年主權移交,但若是網路文案的1987再加八年,是1995而非1997)

 

〈Borrowed Place〉──1977

 

在香港廉政署任職的洋人夏嘉瀚(Graham Hill)某天返家,聽到妻子告知兒子被綁架的消息;在一番討論過後,夫妻決定報警。被派來偵辦此綁架案的員警正是與夏嘉瀚熟識的好友關振鐸;在關振鐸的分析提點之下,夏嘉瀚帶著贖金去與歹徒周旋交涉。然而,歹徒犯案的動機似乎不是只有收取贖金那樣單純……

 

跟第三、第四篇一樣(且水準相近),都是警察程序小說的外殼,包裹著本格推理的內裏。

 

看似單純的綁架案,背後卻隱藏著另外的動機,不但推理精彩合理,劇情曲折離奇(特別是關振鐸回警局之後又離開的那段,先是讓我不明所以,但在得知真相卻又忍不住拍案叫絕),又巧妙地融入香港人文風情與重大歷史事件,堪稱一篇精彩絕倫的高水準推理作品。(靠夭,我到底打了幾次精彩絕倫啊XD)

 

〈Borrowed Time〉──1967

 

正當中國大陸發起文化大革命,香港親中的左派份子也於此時發動抗爭暴動,企圖顛覆港英政府。而「我」因為板間房隔壁住戶的一句話,意外被捲入這場風暴之中……

 

這篇算是六篇之中我喜愛度排後段的一篇(只勝過第二篇〈囚徒道義〉),雖然歷史背景刻劃得相當細膩,但或許是氛圍太過古早,且我又非香港當地人,有點難融入劇情;此外,空間感的模糊也是一項原因,欠缺實景地點方位的輔助說明,讓我無法跟上偵探的說明與思路。

 

不過這篇的成績還是相當可觀,尤其是最後一句話製造出來的意外性,雖不至於到震懾的程度,卻讓我有種不勝唏噓的感觸,同時也讓我對書籍宣傳影片中那句SLOGAN的涵義恍然大悟──我們以為自己走在正確的道路上,為什麼走著走著,人生卻變了樣?

 

看完這本中篇連作集,對於作者陳浩基的寫作才華與考究功力深深感到折服,相信《13‧67》這部作品不但會在香港大眾文學領域占有一席之地,也將會是華文推理小說史上一座重要的里程碑。

 

創作者介紹

相信台灣,堅持本格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