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映時間〕1999.05.04

〔嫌犯名字〕牙醫金森晴子(大地真央飾)

〔開頭語錄〕最近有人告訴我一些引起牙周病的病因,比方說可以是由一種細菌引起的,叫伴放線放線桿菌——真是好長的名字啊。記住這個名字吧,伴放線放線桿菌,對了,再來一次,伴放……

 

山村先生因為要跟診所內的年輕護士小姐結婚而拋棄了交往多年的金森醫生,金森醫師因而心有不甘,她假藉替古佃看診的時候,離開診所到附近的咖啡店廁所內女扮男裝,然後跑到診所對面山村先生辦公的大樓行兇……

 

 

據破案語錄所言,這是古佃第一次遇到自己被利用來替兇手作證不在場證明,算是相當特別的一集。雖然手法有些瑕疵,像是金森醫生根本無法控制她的護士助手不要講話(劇中她也沒有向護士下令),我很難想像在看牙的時候,醫生或護士完全不會下指令(比方說:「嘴巴張開」或「好了」之類的話),所以這個使用替身的不在場證明詭計的成功機率真的不高。(其實可以安排護士跟醫生兩人的聲音很像,這樣可以讓這個詭計更能成立,不過到時會不會又有龜毛苛刻的觀眾忿忿地批評太過巧合啊

 

然而,如果不要太過挑剔苛刻龜毛,這篇的推理佈局還算中規中矩,巧妙地利用了牙醫這個行業的特點來作佈局。

 

此外,這集還有一點相當特別,那就是「直覺破案法高手」花田再度登場。花田的首度登場是在特別篇〈黑岩博士的恐怖〉,那時他是餐廳服務生,這回他是咖啡店店員。

 

上回大家或許還不覺得花田有什麼特別的,但是這回豋場的花田就讓大家明白編劇三谷幸喜安排這名角色的用意了──花田總會憑著直覺來猜測案情,而最後偵探古佃的破案說明竟完全符合花田的直覺。

 

我聽過一種說法,三谷幸喜是藉由花田這個角色來嘲諷推理劇裡的偵探破案憑藉巧合或直覺的程度高於使用邏輯,當然,我們也可以無須過度延伸,花田的存在或許只是三谷幸喜用來搞笑的小小惡趣味而已。

 

不過我個人比較傾向相信前者的解釋,因為後來三谷幸喜在某集當中藉由古佃的口說出「我每集只有四十五分鐘的時間,所以沒辦法把每件事都講得很清楚」,換句話說,三谷幸喜用花田這個角色來嘲諷(或者說自嘲)講究邏輯推理的偵探刑事劇的用意幾乎可以說是相當明顯了。

 

〔破案語錄〕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案子,利用我本人作為不在場證明,真是沒有想到。殺死山村先生的一定是金森醫生,這次我想做個實驗,把對方隱藏在腦子裏的東西挖掘出來。今天的重點是我為什麼懷疑她?我是古畑任三郎。

 

註:「開頭語錄」與「破案語錄」參考自http://f.ppxclub.com/50225-1-1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